• HTML tutorial
  • KMRB AM1430 粵語廣播電臺      
時事新聞, 蘋果日報

【尋找以色列6之4】集體農場住屋教育交通全免費 共享財富但無私人財產你肯唔肯住?

在認識這個地方前,我還不敢相信世上仍存在這種生活模式──個人收入收歸社區,但可免費享用房屋、醫療、教育、交通,不論身家背景,人人平等。這種恍如烏托邦一樣的社區,到底怎樣在現今世界運作?今天我來到以色列的Kibbutz(集體農場),一探仍奉行社會主義,共享財富的生活模式到底是怎樣的。

 

集體農場起源於1910年,當時流散世界各地的猶太人回到故土,希望建立出一個沒有貧富差異、像烏托邦一樣的社區。人人平等、強調集體主義、互惠互利,是Kibbutz核心精神。現在以色列仍有270多個集體農場,不少仍以傳統方法經營。農場中各人生活水平一樣,沒有私人財產,不論打甚麼工賺多少錢,收入也歸農場擁有,再由農場公平地分配財富。這次,我來到距離耶路撒冷40分鐘車程、位於山上的Kibbutz Tzuba,探望住在裏面的居民Reuben和Bina,體驗Kibbutz的生活。

集體農場像一個小型社會,農場委員會像政府,由會員投票成立,分別負責房屋、醫療、教育、交通、文化事務等部門,所有事務也需經會員投票通過,一起決定如何經營農場。至於申請入住農場的人,也需經委員會面試和會員投票。以Kibbutz Tzuba為例,社區有500至600人居住,委員會會按各個家庭人數和需要分配房屋。已住在農場40年的Reuben,現在跟太太二人住在由農場免費提供的房子,「農場提供的房屋基本有90平方米(969呎),這單位有3個睡房。Reuben更在屋中閣樓設計了一個屬於自己的小天地,有房間和小型圖書館,上下層面積加起來有千多呎,居民都能自行設計自己房子風格。「我們不擁有業權,當我們百年歸老,又沒有孩子繼續住下來,就把它歸還農場。」

 

每月生活費$8,000 千呎屋免費住
付出所有,拿取所需,是農場的法則。「如果要住在集體農場,你必須工作,你可在農場中工作,因為我們都有自己產業,有工廠、農業等。也可在農場外找工作,但人工必需支付給集體農場,你得到的資源需跟其他人一樣。」60多歲的Reuben以前是高中老師,退休後在農場做看更,雖然沒有人工,但委員會會根據各人需要發放每月生活費,Kibbtuz Tzuba每位成年人,每月大約有2,000新錫克爾(約4,200港元)個人預算,居民可自由使用,房屋本是免費的,食物、水電煤等雜費則另外有預算,計計埋埋每月也有約8,000港元生活費(見附表)。

農場設自助餐飯堂,居民每餐只需付幾塊新錫克爾;有平價超市,食物、日用品、文具玩具也能在裏面找到,而且比坊間便宜30%(居民限定);農場有自己的汽車,可租給居民,所以居民沒有私家車也有車用;更有免費洗衣房,在裏面工作的姨姨也是居民,天天為600名居民洗熨衣服。農場會為各成員納稅和買保險,成員可同時享有政府福利,如果有額外醫療開支,農場也會代為支付,家中有老人或殘疾人士,也負責終身照顧。小朋友可在農場中的幼稚園和小學中上學,到要上中學大學,委員會會為孩子供書教學;想到外國升學或生活上有任何需要用錢的地方,會員也可向委員會申請。

傳統集體農場靠農業為生,後來發展到每個農場也有自己特色產業,賺到的收入直接回歸農場,用於Kibbutz發展及居民身上,Kibbutz Tzuba有自己的蘋果園、葡萄酒莊、酒店和遊樂場等。而原來全世界農業也在使用的Netafim滴灌技術,是來自集體農場Hatzerim。Hatzerim更是以色列Kibbtuz中GDP最高的。「我們在1965年成立了Netafim,當初我們只是沙漠居住的一群農夫,在沙漠很難耕種,沒有足夠水份,土壤貧瘠,因此發明了滴灌。」接待我們的Naty,是Netafim可持續發展部門首席主任,滴灌技術即是透過一種微細的膠管,把水份和養份直接輸送至植物的根部,以節省用水和人力。「滴灌幫助農夫以有限資源耕作,有更豐碩的收成,幫助到全世界的農夫改善生活。」Naty同時是Hatzerim居民,把工作當成自己家庭產業般發展,再把賺到的錢用回整個社區,是農場的精神。「Netafim最成功地方是我們都很謹慎投資,當農場賺到錢,會為未來留有儲備,部份發展Netafim或投資在其他產業,部份留為農場居民生活資金。」

然而集體農場居民有不同背景,應如何維持公平和平等?Reuben和Bina都認為這一點不容易,視乎自覺性和推動力,大家都有共識,要以討論、溝通方式解決問題。「有人會說那個家庭很不公平,男主人不用工作,女主人一整天都在讀書,由集體農場付錢,為何我要工作,只為每月同樣生活預算去努力?在我們農場,我認為工作是種個人的推動力, 現今農場由社會主義變成資本主義,每人能因應工作得到應得報酬,人們工作越來越勤力,如果仍有人每天下午兩點就放工去休息,他們會失去生活預算。」

「農場如險惡世途中的天堂」
現今資本主義社會都強調個人,不少人也跟Reuben四個子女一樣,因接受不到集體意識所以都離開了,很多集體農場面臨瓦解,但近年也多了人回來,只因覺得農場較易生活。「很多年輕人發現,如果在城市住在同一種有花園的房子,他們根本無法負擔。農場治安好,也讓父母親很多時間陪伴孩子成長,這點在城市很難。」始終是人的地方,總會有私心,易有糾紛,Bina自覺是個很獨立自主,骨子裏很個人主義的人,但住了在農場,總要接受它好和不好的一面,慢慢協調自己,「雖然我們平日都愛互相投訴,但我們鄰舍關係真的很親密,當有人生病、有人去世或小孩出生,人人都會跑過來幫忙,這種互相照顧的精神,現今社會真的難能可貴。」Reuben在農場生活不能致富,但他樂見鄰居互惠互利的精神,「Kibbutz是險惡世途中的天堂,我難以想像沒有農場的生活會變成怎樣。」

Kibbutz Tzuba生活費
每月個人預算:約4,200港元
食物預算:約2,900港元
電話費預算:約60港元
電費預算:約780港元
上網費預算:約80港元
總計:約8,000港元

TRAVEL MEMO
簽證:持特區護照毋須簽證
機票:乘搭國泰航空直航前往以色列特拉維夫,來回連稅$6,079起
匯率:1港元約兌0.47以色列新錫克爾(ILS)
鳴謝:國泰航空

記者:王秋婷
攝影:張志孟

Previous ArticleNext Article

留言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