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TML tutorial
  • KMRB AM1430 粵語廣播電臺      
優閒娛樂, 蘋果日報

蘋人誌:憑3’19”入跑界AKB48 首戰香港  馬拉松女神 溫婉的實力

 

一月的第一個星期天,日本馬拉松跑手上田怜(Ueda Rei)第一次來香港,更是首次參加越野跑比賽,隔天,她出現於上環海濱做訪問。
從遠處已看見她的苗條身影了,那天她蓄着短髮、穿着短褲子站在草坪上,頭上還紮着髮帶,清爽得很,打招呼時,笑臉綻放着光芒,社交媒體上的上田怜活潑可人,現實中的她除了可愛,還非常平易近人,笑容能融化每一個認識她的人。
在香港的幾天,她馬不停蹄,跑友在facebook猛貼跟上田的合照,宣示自己跟女神的近距離接觸,羨煞旁人。可以成為跑界女神,鐵般的實力和溫婉的笑容,都少不得。
撰文:梁嘉麗

上田怜的可愛程度,跟她做出的馬拉松成績,都是世界級的。她第一次參加馬拉松,就是五年前的東京馬拉松,她說難得抽籤中了,跑又何妨,怎料一試愛上,從此不能自拔,甚至加入了日本跑步雜誌Runnet的女團Team R2,成為了跑手模特兒。

跑步女團Team R2,可以用「跑界AKB48」來形容,一群愛跑馬拉松的女孩,組成一隊,一起接受訓練、到日本各處去參與馬拉松,有時還會受邀出國。Runnet現時是日本最大發行量的跑步雜誌,R2亦非常受歡迎,而跑團的制度亦似AKB48,由2012成立至今已進入第七期,期間不斷有人加入或離開,上田怜2016年加入,至去年離開,但要成為女團成員,一點也不容易,她就下了不少苦功。

第一次應徵落選

演藝女團要求聲色藝俱全,跑步女團就需要亮麗的馬拉松成績,上田怜邊笑邊回憶自己第一次的應徵,是落選的,因為時間未達標準,直至埼玉國際馬拉松跑出了3小時19分的全馬成績,才終於成功入隊。以女子年同齡組別來說,這個成績已能拿到波士頓馬拉松的入場資格。

幾經努力,上田怜終於成功加入Team R2。不少跑手都說過,跑步是一件孤獨的事,然而對於上田怜來說,跑步非但不孤獨,更是一件與眾同樂的事。加入女團就是為因為可以跟其他女孩一起接受訓練,「自己練習有時會覺得無聊,加入跑隊可以跟大夥兒練習、切磋,又能跟讀者一起加油,把跑步的樂趣帶給讀者,比獨自跑步,得到的更多。」

女團的訓練過程會被上載至社交媒體上,女生們渾着汗水,努力、堅持地練習,散發着一種介乎剛毅與溫柔之間的美態。在女團期間,她不時還代表跑隊到不同的馬拉松比賽去做特別嘉賓或配速員,「如果自己參賽,只能獨自完成,但做配速員,就可以跟其他參賽者打氣,沿途上跟跑手有交流。比賽完了,還會互相道賀。」上田怜覺得,因為跑隊成員的身份,令她有了更多機會跟不同人溝通,特別有成就感,亦讓她更有動力跑下去。

Team R2由大約15人組成,主要來自東京和大阪,每年都會全體聚會一、兩次,上田怜最深刻的,就是某年在富士山北麓公園舉行的24小時接力賽,她跟4名隊友組成一隊,共跑了200公里,「很累呢,但印象很深,我們是作為嘉賓獲邀請的,24小時內只睡了4小時,完賽後我們還幫忙發早餐給其他參賽者呢。」

15個跑步的女生中,上田怜是年紀最大的,實在沒法從外面看出來,原來她已是37歲。跑步讓她快樂,也讓她愈來愈年輕,兩年的時光是難忘的,但她去年卻選擇離隊,當中亦經歷掙扎,留下,能跟其他隊員一起成長,離開,卻是為了讓女團能注入新血,讓更多人能實現自己的夢想。

跑步樂趣帶給更多人

然而,她亦有屬於自己的夢想。在Team R2那兩年間,她累積了不少香港和台灣的粉絲,如果繼續留在隊中,時間不太自由,反而回歸自由身,可以透過另一種渠道,把跑步的樂趣帶給更多人。對於她來說,跑團帶給她知名度,時間卻顯得有點困身,現在離隊了,能隨時飛到國外去參與不同的比賽,讓她能接受更多新挑戰。

踏入2019年,她的首個跑步比賽,就選擇了來到香港參加「逆之女」越野跑賽,這是她第一次來港,更是首次參加越野跑賽事,50公里的山賽,比全馬42公里多出8公里,而且還有不少攀升部分,她說非常興奮,「雖然賽道有點辛苦,但山徑都整理得相當好,大大減低受傷風險,很適合初學者,是很好的路線呢。」

每個地方的跑步比賽都有不同特色,一邊跑,一邊留意身邊的跑手,有時甚至會發現不同人會有不同的特質,外籍人士、日本、台灣、香港、國內都有差異,雖未至於以國民性來作分野,但這種觀察卻非常有趣,「我覺得香港的跑步女生打扮很漂亮呢,在日本,女生都只專注跑步,這次比賽有個人也有隊際,不少人穿上隊衫跑,而且還會一邊聊天一邊跑呢,給人很歡樂的感覺!」

上田怜愛上跑步,也許亦是減壓的一種。在東京,她在路透社工作,是一名證券分析師,客戶都是大型債券公司,「因為是外資公司,所以很重視Work-life balance,比較容易請假,公司很鼓勵同事們做運動,甚至贊助同事到撒哈拉沙漠去參加極地比賽。」言下之意,日後將有更多機會在香港的賽事中見到她的身影了,這樣的好消息,實在讓粉絲興奮。

坐在海旁做訪問,偶有船隻駛過或直升機飛過,她的說話往往被打住,即使頻率已讓其他人開始感到煩躁,但她依然神態自若,全無被打擾的感覺,耐心地說了一遍又一遍。在賽道上,她義無反顧、勇往直前;工作上,她是專業的女強人;賽道外,卻是溫婉的女子。一個人,如何能同時有着這些特質?也許是因為她曾有過一段令人傷感的經歷。

日本女生畢業後,在企業工作數年,然後結婚生子,三十多歲大概已在為明天該為子女弄個怎樣的便當而煩惱。這是我們對日本女子的想像,一個大概可用數據來印證的想像。上田怜卻活脫脫地跳出了這個既定的框架和定律,在如此傳統的一個國家內,一個女子,到底要有着怎樣的堅持和執着,才能以自己喜愛的方式生活下去?

失去妹妹更要活得堅強

「父母當然想我結婚,但同時亦希望我能夠做自己喜歡的事、享受生活。」壓力往往不是來自身邊人,而是來自職場、社會。十年前,當時只有18歲的妹妹在一次車禍中喪生了,她失去了妹妹,整個家都被悲哀籠罩着,陰霾久久不能散去。但哀慟總有個限期,樂天的性格讓她從悲傷中走出來,作為長女、姊姊,她直言,必須把妹妹那份也活下去。

已是十年前的事了,上田怜把事情說出來,像是在說別人的故事,當天承諾要好好活下去,問她覺得是否已兌現,她笑了一笑,輕輕點頭,「我覺得這些年來過得很充實,很享受現時的生活,父母少了一個女兒,所以更希望我可以過自己喜歡的生活」。她說自己是幸運的,父母都很開通,並不傳統守舊,「結婚生子只是人生中很多事情的其中一個部分,我認為應該先做自己喜歡做的事」。例如跑步、旅遊,甚至是來香港觀光。

留港匆匆數天,上田怜沒有安排行程,全由朋友和粉絲帶她四處逛和吃東西,唯獨一件事必須要試,就是「線面」,實在怎樣也猜不到呢。女生愛美乃天性,為了讓肌膚白滑,痛也在所不惜,「的確很痛啊!雖然如此,但我很想試,這是一般觀光客不會做的」。

在香港經歷了三個第一次,這個地方讓上田怜充滿驚喜。她對馬拉松和生命的熱愛,亦讓我們驚喜,年齡、工作、社會期望似乎都沒有在她身上留下任何痕迹。一些既定的觀念,只要你願意勇往直前,其實都能被打破,生命從來也不應該是千篇一律的。

Previous ArticleNext Article

留言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