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TML tutorial
  • KMRB AM1430 粵語廣播電臺      
受之有道, 王受之

憶高永堅先生

照片説明:高永坚先生(右)和我(左),我居然还拿着一瓶八毛钱的“九江双蒸”米酒,匪夷所思

广州美术学院唯一在任内把学院推上设计教育新轨道的院长是高永坚先生,1980年代担任院长,一口气引进一批人才到工艺美术系,包括了我。大刀阔斧改革学院,几年出成绩,逐步把设计系推到当时全国最优秀的学院前列,广州美术学院也是因此出名,这是学生今天给我的四张当时的照片。高永坚先生的不屈不挠精神鼓舞我们,而美术学院复杂的体系和人事关系却迫使他在三年半院长之后就退休,元气大伤,后来顺他的惯性冲了几年,学院进入混混沌沌的过日子状态,长达二十年,现在已经沉疴痼疾严重,我看到这几张照片,隐隐约约有点痛心,一个有最为、有理想、有抱负、有胆量的院长多么重要啊!高永坚先生退休后不久去世,学院现在连知道他模样的人都不多了。悲哀。

點擊關注微信公眾號"受之有道"歡迎大家和我交流互動。

1984年我陪高永坚、尹定邦老师访问香港理工学院设计学院,左边的是院长Michael Farr
我和香港理工学院全体外籍教师座谈,左边起是室内设计的Margaret Yam,第二位名字忘了,是英国工业设计师,第三个是Michael Farr。第四个是当时整个香港唯一研究工业设计史、香港设计史的Matthew Turner(现在是爱丁堡大学教授),我的右边是工业设计的Alen Boyes。是在香港红磡的理工学院会议室举办的。

 

 

 

我2002年从美国洛杉矶艺术中心设计学院(ACCD)和广州美术学院设计系的老师同学在一起,后面一排是1984年工业设计的第一班同学,那一年柳冠中刚刚在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建立工业设计专业,我们广州美术学院已经有第一批毕业生了,就凭这一张照片,广州美术学院肯定是国内第一个启动工业设计的大学。

 

 

Previous ArticleNext Article

留言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