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rchives: 陳述

眼見為實,疑團漸析–杜拜行腳之七

  最後一天,來到棕櫚島,棕櫚島是由朱美拉棕櫚島、阿里山棕櫚島、代拉棕櫚島和世界島等4個島嶼群組成。棕櫚島是世界最具標誌性住宅及旅遊項目。耗資140億美元打造而成的迪拜棕櫚島被譽為“世界第八大奇蹟”。非常可惜的是,旅遊公司只是安排停在大堤旁邊眺望,既沒有參觀島上著名的酒店,也沒有環島參觀。 棕櫚島動工後,整個填海工程耗用了3000萬噸岩石和3億立方米海沙。外界對棕櫚島奇蹟不儘是讚美,一些環保組織對它就提出很多批評,開發人工島會使波斯灣的海洋環境受到影響,海洋沿岸的生物多樣性會遭到破壞,珊瑚礁和海灘自然風光遭受損害。此外人工島只有3米高的海拔是否能抵禦波斯灣的海浪,也曾引起專家的激烈爭論。    ... Read More »

傳統文化與現代建築–杜拜行腳之六

     潮熱的海風,寬闊的高速公路,近處一棟棟千姿百態的高層建築,遠處一排排施工塔吊,這是一個充滿魅力和朝氣、全速向現代化邁進的國家。走在新城區,你會沉醉在新鮮和奇妙的氣氛中。    ... Read More »

帆船酒店與眾同樂–杜拜行腳之五

  這是一個風和日麗的好日子,和煦的陽光灑向帆船酒店和它周圍的海面,在藍天白雲襯托下,迎風鼓滿的風帆如影如幻聳立在我們面前。    我們乘坐巴士除除駛過連接人工島的小橋,來到久仰大名、用黃金和大理石堆砌的酒店,參加電台主辦的旅遊團聯歡活動。 ... Read More »

外地勞工與本地人–杜拜行腳之四

        阿拉伯聯合酋長國人口約850萬,其中只有約10%多一些是原住民。原住民和阿拉伯半島上的其他居民一樣屬於阿拉伯人。他們的祖先在2000年~3000年前向東移民,穿越阿拉伯半島,帶着他們的文化、語言以及他們的生存技能來到這片荒蕪的地方。他們到達後與該地居民融為一體,稱為閃米特人。    阿聯酋外籍人口約佔90%,主要來自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等南亞國家和菲律賓、埃及、敘利亞、伊朗、巴勒斯坦等較為貧窮的國家。來自南亞的外籍勞工以信仰伊斯蘭教為主。據有關資料介紹,來自中國的勞工也約有25萬人。 ... Read More »

勇敢者的遊戲–杜拜行腳之三

        ... Read More »

金錢堆砌的繁華—-杜拜行腳之二

  一早起來,我沿着河岸散步。早晨和煦的陽光從運河對岸的高層酒店的縫隙穿射過來,運河水波光粼粼,空氣中飄着海水與沙土的混合氣味。只有三三兩兩的晨運者或在河邊跑步,或在作晨操,一切都是那麼安寧、那麼祥和。    從事道路施工的工人已經開工,拿着工具懶洋洋地圍坐在沙土堆上。一位年長的外勞拖着膠水管給剛種下不久的小樹苗澆水。因為缺乏淡水,無法大量種草,大片的空地只好鋪上不同顏色的碎石。一眼望去,四周幾乎看不到一顆大樹。杜拜的陽光充足,雨水極少,水比石油還珍貴,綠化成本非常高。 ... Read More »

帶着疑問出發 — 杜拜行腳之一

        一直以來,媒體對杜拜有各種各樣的報道,如整個阿聯酋極其富有,遍地石油黃金;街上跑着都是蘭博基尼、賓利一類的名牌汽車,連警察也是開名貴跑車巡邏;隨處可見富有人家牽着或用私家車載着珍稀動物在大街上兜風;祈禱時間一到,趕不到清真寺的信徒會馬上在大街上跪下祈禱等等,因此大家都認為這是一個神奇的地方。這是神話還是現實呢?我帶着種種疑問,踏上杜拜行腳之旅。    ... Read More »

《书中自有黄金屋》节目结束感言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书中自有黄金屋》由1999年6月开播,到今天走过了十八个年头。今天是最后一期现场直播,也是本节目的第2626期。我对全台同事要讲的一个词就是“感谢你们”,感谢你们的支持和帮助,感谢公司提供一个良好的文化交流平台;对爱护我的听众朋友要讲的一句话,就是“祝福”,祝福听众朋友身体、精神两健康,祝福听众朋友常听常快乐!   书本文字是我们人生一个朝夕相伴的精神伴侣。黑夜里,它给我们带来了光明;焦虑时,是他给我们送来冷静;失意时,它给我们带来了安慰;迷茫时,是它给我们送来启示。   在人生的道路上,凭我们的双眼能看到的风景是有限的,书籍就是望远镜,它让我们看得更高、更清晰。爱读书、爱思考,书籍会引起无限的遐想,多读书,讀好書,可以开阔我們的眼界,获得大的视野格局,可以陶冶思想,提高个人修养和品质,让灵魂充满更多的灵感。   读史使人明智;读诗使人聪慧。“腹有诗书气自华”,当你饱览群书,看尽人间百态,你会明白生活有多种方式,不管境遇如何,都能泰然处之。 ... Read More »

父 親 – 陳述

記得父親第一次帶我去鞋店量腳做鞋,當時我充滿了多少童年的快樂;記得父親第一回送我去私塾唸書,當時我充滿了多少好奇和希望;記得父親在我童年時嚴肅地教我背誦《三字經》,它啟發並讓我認識了很多做人的道理。 父親離開我整整六十年了,但他那慈祥又被歲月風霜雕琢出皺紋的臉孔給我留下不可磨滅的印象。少年的我極少看到父親的笑容,直到長大後,我才懂得是父親默默地承受着來自社會、政治、經濟等各方面的沉重壓力,才懂得當年做一個父親是多麼不容易。 今天,在遙遠的太平洋西岸,父親靜靜地安息著。我時常會想起他,想起他的音容,想起他的教誨,也不時在夢中與他相見。 父親給我的慈愛嚴肅卻又細潤,不落痕跡卻深藏我心。每年父親節,我會默默地站在寄存於寺廟內的父親牌位前,尋找心靈相碰的一刻。量腳做鞋,舒適的鞋使我走得更高更遠;私塾的啟蒙,國學教育使我明白知識的力量;經典的背誦,眾多人生哲理使我一生受益匪淺。 ...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