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TML tutorial
  • KMRB AM1430 粵語廣播電臺      
優閒娛樂, 時事新聞, 蘋果日報

港故事:瓷器舖少東復刻集體回憶 豬仔錢罌 儲蓄一個快樂年代 02/05/2019

旺角有位瓷器舖少東,顧客稱呼他為「靚仔老闆」,他是店舖第三代接班人曾書浩。曾書浩幫父母打理生意,破舊立新賣砂煲罌罉也賣護膚品,兩父子經常意見相左,鬧得面紅耳赤。豬年將到,曾書浩又有新搞作,早前他不惜工本復刻一批懷舊紅膠豬仔錢罌,結果賣個滿堂紅,令父親老淚縱橫,放心讓兒子繼承衣鉢。
撰文:黎國剛
攝影:詹家志

曾書浩復刻懷舊紅膠豬錢罌,冀助港人尋回童年回憶。

近來曾書浩的店舖憑復刻六、七十年代的紅膠豬仔錢罌而聲名大噪,不少顧客遠道而來,有人一次過掃走十隻八隻紅膠豬,舖內1,000隻存貨一下子賣光。他回想最初所以尋尋覓覓,走訪十多間工廠始找來一間答應開模重塑紅膠豬仔錢罌,原本就不是打着如意算盤,為的是留住老街坊的集體回憶。

陳年膠豬炒至$6,800

事緣約一年前有顧客透過facebook找尋陶瓷製的豬仔錢罌,曾書浩舖中有存貨,兩人相約地鐵站交收,到來的是一位40多歲女顧客。當女顧客看到陶瓷豬時,突然情不自禁爆喊,「當時好突然㗎,嘩搞咩呀?行過啲人仲望住我,以為我整喊佢㖭!」曾書浩說來尷尬,「原來佢話搵隻陶瓷豬好耐都搵唔到,之後仲問我有冇紅膠豬」。

無論是陶瓷豬或紅膠豬,對該名女顧客而言肯定別具意義,但曾書浩沒有細問,隨即答應對方幫忙找尋紅膠豬。殊不知原來紅膠豬仔錢罌已消失於歲月中,一早絕迹市場,曾書浩遍尋不獲,即使在網上難得找到一隻由網民放售的陳年大膠豬,竟炒上6,800元天價;於是他就萌生重塑紅膠豬仔錢罌的念頭。

對曾書浩來說,紅膠豬仔錢罌是昔日家家戶戶必備用來儲錢的玩意,記載着大家的美好回憶。雖然他是80年代出生,今年33歲,但小時候也有一隻。「紅膠豬畀我最後嘅印象,係讀小學六年班時,記得嗰時自己住唐樓,有日見隻豬仔錢罌點解斷開咗喺床邊嘅?」他依稀記得,「係有賊偷嘢,可能個賊隔住窗偷唔走成隻豬仔錢罌,就劏開咗偷走裏面啲錢,將隻膠豬掟返喺度!」

事隔多年,雖然是慘慘豬的舊事,但回想也是甜。近日顧客來到他的瓷器行搶購紅膠豬,大家還分享當年用紅膠豬仔錢罌儲錢的樂事,「個個顧客都講吓昔日點樣養肥隻豬,最開心就係劏豬,呢個就話點樣喺隻豬身上挑啲錢出嚟,嗰個又話點樣剪開隻豬……」說來大家也像孩童一樣開心。

也許曾書浩當初幫父母打理瓷器行時,沒想到如此一間小店可以充滿人情味。舖頭位於旺角廣東道,原本是曾書浩的叔公向業主租來經營的,但多年前叔公思退,曾經在同區煙廠街經營廚具雜貨店的曾父接手將舖頭租下來。當時曾書浩沒有幫父母打理舖頭,因為他自中七畢業後就一直往外闖,曾經從事送報紙、機場接待員、實驗室助理、樓面、到建築師樓做助手,以至行船工作都試過,他笑言:「我嘅志願就係乜嘢工都試吓!」直至2014年,曾父因患白內障需入院做手術,打理瓷器行的重任自然落到兒子身上,曾書浩只得回家幫手。

自接手生意後,曾書浩一心大展拳腳,銳意改革瓷器行守舊的經營模式,首先為舖頭開設facebook專頁吸客,又自製工作服印上舖頭名稱,改變形象;更從網上了解潮流趨勢,引入各類時款商品,包括電子產品、燈飾玩具,以至護膚品統統有售。缸瓦舖賣護膚品很怪?曾書浩也直認在他改革下,瓷器行恍如雜貨店,甚至熟客叫他靚仔老闆也是他的主意,「係我逼啲客咁叫我嘅,因為我喺facebook話咁叫我可能會有禮物送」。

推前老舖 遺落了父母

當曾書浩認為父母的經營方針不合時宜,反過來父母亦擔心他的做法太冒險,兩父子經常為此爭執。「成日拗嘅,爸爸話執咗佢,我話好呀,係執就𠵱家拉閘!」曾書浩說來晦氣,形容父親「成日賣一兩蚊啲嘢,賺唔到錢」,做法太保守。「好似爸爸話叔公幾十年都冇賣保鮮紙,就唔好賣,咁我話街坊用緊就要賣啦;又好似膠地蓆咁,又重又跌落嚟,由朝到晚剪地蓆都剪唔掂,阻碇又賣唔多,唔想再搬來搬去,但爸爸又話幾十年街坊始終有需求」。

轉眼間,曾書浩打理瓷器行已有五年光景,曾父亦認同兒子將舖頭成功轉型,「多咗好多年輕嘅、好遠嚟嘅客」。不過曾書浩心態又變了,「之前因為想賺錢乜都想賣,乜都想做,一直將舖頭向前推,但就忽略咗身後面嘅父母」。

原來去年他與母親大吵一場後母親突然中風,入院一段時間始逐漸康復。他記不清當時為何爭吵,「都係話舖頭呢樣唔係咁,嗰樣唔係咁」,事後他非常自責,學會了放下,更重視與家人及街坊的感情。如今曾書浩對舖頭生意比較隨遇而安,「傳統舊貨係老竇負責,新貨就我負責」,兩父子肩並肩,感情不言而喻。

 

Previous ArticleNext Article

留言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