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TML tutorial
  • KMRB AM1430 粵語廣播電臺      
受之有道, 王受之

   “好用好看”:2019年重大建筑的思考

   最近十多年来,“本年度十大”成了一种必须的时尚,十大电影、十大电视剧、拍卖价最高的十大艺术品,收入最高的十大演员作家画家,我基本不怎么关注这些近乎八卦的“十大”,但是建筑方面的“十大”却依然每年吸引我关注,一个是对建筑本身兴趣,第二就是对建筑发展趋势的预测和了解。
   2019年春季以来,各路媒体都在推出“2019年最重大的建筑”名单来,我在网上看了接近十个不同的排列名单,不但有东西方各国,港台也有不同的名单,出于好奇,我对比着这些名列十大的建筑名单看,之间还是有很大的差异,比如国内的名单上必然排列第一位的庞大的北京大兴机场列在最前面,说是扎哈.哈迪特“最后一个建筑设计”,而在好多其他的媒体里面甚至没有提到这个项目。我倒不觉得这里面有什么歧视,仅仅在于大家对建筑关心的侧面、标准有所不同而已,因此我思考这篇文章怎么写才能够反应出建筑设计的意义和这些建筑物的明喻和暗喻,推敲半天,我想还是就讲讲自己的感觉。
   今年比较多的人都点赞的重大建筑,比较多的还是以硕大无朋、形态特异的多。扎哈设计的北京大兴机场属于这一类,这座机场今年9月份投入使用,四条跑道,年吞吐量要达到7千万人次以上,上面提到的扎哈.哈迪特生前设计的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好像一个巨大的章鱼、海星一样,趴在地上,这个巨大的建筑群原是ADPI 设计集团(Groupe ADP)提出的“五星”方案,由扎哈建筑事务所进行造型优化。“五星”方案以航站楼核心区为中心,延伸出五条放射性指廊,西南、中南、东南三条指廊各长411米,西北、东北两条各长298米,单体面积在4.6万到10万平米之间;再加上楼前区域设置的服务楼指廊,形成六条指廊的均衡布局,每两条指廊之间的夹角为60度。是巨大和造型奇特的另外一个典型。现在国内兴建的超大型机场越来越多,从深圳国际机场,到广州白云国际机场第二航站楼,连重庆都启用了巨大的三号航站楼,一般人根本看不见这个机场的形状,到底是扇面,还是一条龙的形式,无人知道,就是个说法而已,大家感兴趣的还是如何方便,好多机场要走路半个小时以上到登机口,有些甚至要走接近40分钟,有些机场布局复杂了,视觉识别不清楚,走进去方向性稀里糊涂,这样的设计,就是再说得与众不同,大家不会给什么美誉的。毕竟还是功能第一,所以扎哈这个造型好不好,要用过才知道。
如果按照这个思路去看,功能第一在用户来说还是第一性的,问题就在于选择最好建筑的时候,往往没有公众的参与,专家更多从形式、结构的特殊来评鉴,就会出现好看不好用的情况了。
我看今年各个不同名单中被推为“2019年最重要建筑”的一些共同特点,就是公共性多于私人性,地标性重于功能性,解构/ 有机形式多于现代主义中规中矩,这些建筑中绝大分是完全不可能复制的,就是说在这栋作品完成之后没有出现第二栋类似作品的的可能性,因此它们也是具有建筑和雕塑两种元素内涵的作品了。
但是,有一样内涵元素则拉开了这些建筑在建筑界的关切深度,那就是建筑背后的力量类型,如果是国家意志型、企业意志型的建筑物,一般建筑界会比较会比较淡漠,因为它们体现的不仅仅是建筑师的思考,也包括了政府官员、企业顶层的意志,甲方意志甚至可能压倒建筑师的本意,好像中东产油国的一系列张扬的超级建筑,很难得给大家作为真正严肃的建筑来讨论,没有多少人会去研究澳门的庞大赌场建筑的内涵和意义,就是这些建筑仅仅是为吸引客人注目而做,虽然扎哈也有一栋四十层高的“”新濠天地“”酒店去年在澳门竣工,但是对建筑界来说,这就是一栋造型特殊的赌场而已,很难有人会深入的探讨。那建筑背后就是新濠博亚集团的意志力而已。
其实,这里已经提出了我想讲的一个思想,所谓重要建筑,处理功能地位之外,也需要突破性的设计造型和空间,而越多体现建筑师的个性和概念的作品,也就会越受到重视。我们下面提到的卡塔尔、埃及的一系列提名项目,其实都有这个特点。
被很多人都推出的十大建筑之一,是2019年3月15日开放使用的由英国前卫、高产的年轻建筑师托马斯.西斯维克(Thomas Alexander Heatherwick)在纽约设计的那个“维瑟尔”塔(Vessel),具有超级出人意料的造型,却也符合功能目的——观景塔,他的设计把功能目的最大化了,以造型出奇获得关注的,因此属于好用好看的类型。这塔楼造型太奇怪,远看好像是一个大框子一样,因此在纽约被人称为“曼哈顿最大的垃圾桶”,也就知道观众反应如何; “维瑟尔塔”是公共建筑,并且比较纯粹的是建筑师自己的概念形成,纽约的官员并没有给他提出什么具体造型的指引,大家愿意谈它,是因为这个在的观景塔是大家都已经可以用的,在曼哈顿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这个建筑无论多么像一个垃圾桶,却还是给大家创造了一个有趣的观景三维平台,这个建筑原来的两个名词:“哈德逊院子的楼梯”(Hudson Yards Staircase)和“绍瓦玛”(The Shawarma)都有公众关切的焦点。西斯维克接到这个纽约观景塔项目的时候,他说想起他还是一个学生的时候,曾在一个建筑工地上见过一段废弃的木楼梯,这段不起眼的木楼梯激发了他想象力,想建造一个建筑物,全部由楼梯组成,从来没有想到居然有这样的项目要求,现在他用全部楼梯构成的概念完成了“维瑟尔塔”,也就是童年愿望的实现了。这件事表明他在设计的时候有相当大的自由空间,因此才能够发挥得淋漓尽致。
其实今年西斯维克还有一个项目被推出,是他在上海的一个住宅建筑项目,叫做“千树”(1000 Trees),是一座类似古巴比伦空中花园的巨大混凝土丛林,名为 1000 Trees,在莫干山路 。该项目总面积30万平方米,400个露台交错重叠。原场地是一块狭长的东西向政府用地,位于苏州河畔M50艺术区与一座公园旁,另外几面被钢筋混凝土高层建筑包围。尽管场地巨大,随之而来的限制却也不少。这个巨大的项目由400级台阶形成的露台和1000根结构柱形成的树状柱台组成。建筑由两座“山体”组成,不用其他大型建筑物类似“包装盒”“的方式,而是故意暴露结构,并使之成为主导。他说:“如此庞大的建筑通常需要超过800根柱子来支撑。一般而言,我们都会想方设法隐藏柱子,以获取纯净直白的空间。既然柱子是如此重要的建筑结构组成部分,那不妨将其显露出来,使它成为最大的特点。于是,柱子顶端伸出了天花板,仿佛从室内破墙而出的树干。每根柱子顶部都设有一个盆栽池,建成后会栽培单种或多种绿植。”西斯维克说,自2010年于上海世博会他设计的英国馆“种子神殿”获得巨大反响后,上海投资方便邀约不断。因此他有机会近年来在上海设计了好几个项目,包括了陆复星艺术中心、BFC外滩金融中心等。但是这“千树”是最震撼人的,在苏州河旁边见巴比伦空中花园的概念,完全突破了上海传统和现代的套路,
这样好用好看的建筑物,好像成了最近推选“十大建筑”的一个标准要求了。也是在纽约,在离开“维瑟尔塔”不远的的一个八层楼高的哈德逊城市公园综合艺术中心,也属于同一类作品,名字叫做“栅屋”(“the Shed”),这是由思科菲迪奥+伦佛罗(Diller Scofidio + Renfro)设计事务所设计,这个建筑具有强烈的未来主义色彩,八层楼中有两层是艺术画廊空间,下面巨大的三角结构的玻璃屋顶下是活动场地,最有趣的地方是建筑外壳可以从活动场地上方好像单筒望远镜那样伸出来,渐渐遮盖更多的下层空间,变成一个可更大的有玻璃屋顶的活动场地,半室内活动场地就可以增大一倍,而活动完了这个伸缩顶又收回建筑里去,这是大家很非常喜欢的设计特色,“栅屋”文化表演艺术中心位于“维瑟尔塔”和高线公园之间,以现代工业化的外观吸引注意,内部则是宽敞开放式的空间。
“栅屋”之所以受关注,是这个作品是一个非营利性、非营业性的艺术中心,容纳各种表演艺术活动,包括音乐、舞蹈、电影和视觉艺术类展览。执行总监普茨(Alexander Poots)说:“栅屋”目的是为艺术家提供平台,建筑为艺术家提供了自由的流动空间。建筑中的主要空间叫做“超级场”(McCourt),可以容纳2000人。墙壁和天花板外壳可以在轨道上移动,打通到周边的广场,成为一个露天多功能大厅。艺术中心总共有8层楼,建筑每一楼都为不同特色的展览空间,六楼是格里芬(Griffin)剧院,有上升式舞台,拥有500人座位。
“栅屋””指的是这一八层高的艺术中心的顶棚形式,目的是要对游客与市民产生吸引力。有人说:如果“维瑟尔塔”是哈德逊城市公园的吊灯, 那么“栅屋”就是壁炉。
代表国家意志的大型作品今年有哪些呢?我们知道,卡塔尔将在最近几年举办一系列重大项目,2020年世博会和2022年世界杯比赛,因此这个富裕的产油国就竭尽全力投资建造超级建筑,其中一个被列入今年“十大建筑”的是卡塔尔国家博物馆(Qatar National Museum),法国建筑师让.努维尔设计室(Ateliers Jean Nouvel) 的作品。2019年3月28日开幕,对外开放。
让·努维尔习惯设计吸引眼球、夸张作品,比如我多年前在巴黎看到的阿拉伯文化中心,居然用光敏感应器做出类似人类瞳孔形式的日光罩,就有些让人惊异,2008年他获得普利兹克奖有点变本加厉。2012年设计的“中央公园一号”(One Central Park)为可持续设计设定了新的标准;他的阿布扎比的卢浮宫也在一年多前刚刚惊艳世界。在2019年将要开放的“卡塔尔国家博物馆”方案我在几年前已经见到了,这个是对1901年的老卡塔尔国家博物馆的升级项目,他在2010年提出设计方案,由一个互相交扣的圆盘形母题主导,据说这个母题受到了当地一种名为“沙漠玫瑰”的晶体的结构的启发。这个博物馆的外形设计的确非常特别,是很多薄薄的圆盘交错、重叠而成,在非常炎热的沙漠气候中,这些圆盘形成了很多遮阳的屋檐,有实实在在的功能意义,而无论从沙漠里看去,还是从海上看过来,这个建筑物都夺目。
去年听说努维尔赢得了中国美术馆新馆的设计项目,但是到今年没有见动静,是否真是花落他手,还要等一下看了。
卡塔尔其实最近也有一个扎哈.哈迪特的大型国家建筑即将落成,这个就是阿尔.沃克拉体育场(Al Wakrah),准备用于2022年的世界杯足球赛,体育馆能容纳40,000人,最惊人的是它的伸缩的屋顶能在30分钟内关闭,设计上把这么巨大的一个体育场包容进来多种社区空间和设施:学校、运动场、餐厅和零售店,甚至还有婚礼殿堂,也使得多半时间闲置的体育场可以有运营的内容空间了。 不过这个体育场第一不应该选入2019年的项目,因为还没有完成,第二是这个体育馆在当地有巨大的争议,据说是因为从空中看有点女性器官的感觉,好在扎哈已经去世了,吵也没有用了。
旧工业建筑的再生使用是新的设计潮流,这个突出体现在上海的“油罐艺术中心”,设计单位是国内的Open Architecture,项目设计把旧的油罐仓库转变为由绵延的公共景观所连接起来的美术馆,非常有意义,如果这个设计成功了,以后许许多多这类的建筑物可能就可以获得新生了。在上海做地铁11号线到云锦路站出来就可以看到这个项目,也是在今年3月份落成的。
列入名单的建筑很多,其中库哈斯创建的大都会建筑事务所(OMA)设计的台北表演艺术中心、 美国的“夫妻老婆店”雷瑟+Umemoto建筑设计事务所(Reiser + Umemoto)事务所设计的台北流行音乐中心中也都入列,都是很庞大的建筑单体。
在埃及热席卷西方近一百年之后,金字塔的历史地区终将收获一个用于展示和保护古代宝藏的本地空间。这一项目的竞赛可以追溯到2003年,吸引了来自83个国家的近2000个参赛方案。 最终由来自都柏林的另外的一个“夫妻老婆店”赫尼汉+彭建筑事务所(Róisín Heneghan 和Shih-Fu Peng)获得项目,全名是大埃及博物馆(The Grand Egyptian Museum ,GEM))因为位于大金字塔所在的吉萨,因此也叫做吉萨博物馆(Giza Museum),按计划是世界上最大的考古博物馆。原计划于今年完工开幕,并展出完整的图坦卡蒙系列,但工程因2011年埃及革命而一度停摆,埃及政府冀望于2020年开幕。该博物馆距离吉萨金字塔约2公里,占地480,000平方米,是吉萨高原总体规划的一部分。计划展出包括图坦卡蒙面具在内的5万件展览品。这个博物馆是埃及文物的最大单一展示场所,从建筑面积来说,也是全世界最大的博物馆之一巨大的展示空间、会议设施、图书馆以及巨大的公共功能空间之外的研究设施。今年看见名单上有这个博物馆,估计会部分开放,而完全开放的时间根据不同的报道将在2020和2022年之间。
名单上罗列的不少,我仅仅挑了一些我自己感兴趣的作品提出来,给大家讲讲吧。
歡迎大家點擊關注"受之有道"微信公眾號與我交流互動。
     
Previous ArticleNext Article

留言分享